期刊

家庭生活

婚姻情感

知音(上半月)2019年7月第7期

接盘小保姆之死:城里有对“可怜”的心机雇主




  江西景德镇的一对中年夫妻,撮合来自农村的保姆和自己小儿麻痹症的儿子结婚。当得知保姆家女儿患重病后,他们却立刻找新人接盘,一脚将保姆踢开了。然而,接盘失败后,他们又想方设法将保姆请了回来……他们机关算尽,但最后一次,保姆不干了……

心机接盘,节外生枝改方案
  
  2017年6月,郭春明和赵丽夫妇带着新请来的保姆李春回到家中。他们刚推开儿子郭喜的房门,一个茶缸飞了过来,击中了李春的右臂。郭春明赶紧制止,谁知,郭喜歇斯底里地大叫:“都给我滚出去,不要进我的房间。”三人赶紧退了出来。赵丽忍不住掩面痛哭,郭春明无助地对李春说:“你看,他三天不吃不喝,寻死觅活,你说我们如何是好?!”

  保姆李春时年26岁,江西省乐平市人,和丈夫刚离婚不久,她将2岁的女儿丫丫托付给父母,独自一人到景德镇做保姆。郭家每月给她3500元工资。

  郭春明夫妇都是江西省景德镇人,他们的儿子郭喜,时年30岁,小儿麻痹症落下了后遗症,走路需要借助辅助工具。郭春明夫妇原先是景德镇上一家陶瓷厂的工人,几年前两人办了内退,在国贸广场开了一家专做包装盒的店铺。他们一边照顾儿子,一边为生计奔波,两口子日子过得疲惫不堪。

  2017年5月,郭喜迷上了网游,跟一个女孩网恋。但女孩得知郭喜的情况后将他拉黑。为此,郭喜逼着父母把女孩找回来。父母做不到,他就开始绝食。

  情急之下,郭春明夫妇雇用了李春,希望她能帮忙看着儿子,以防不测。郭春明夫妇以为李春见此麻烦会走,没想到她麻利地进厨房忙活起来。不一会儿,她炖了一碗肉饼汤,端进了郭喜房间。郭喜躺在床上双目紧闭。李春坐在床头说:“这肉饼汤是我老家的做法,你看合不合口味?”郭喜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李春,迟疑了几秒后,张开了嘴巴。看到这一幕,郭春明夫妇差点哭出来。这是儿子绝食三天后第一次吃东西。他们觉得雇用李春真的找对人了。

  李春来了后,把郭喜的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每天晚上,还跟郭喜按摩。郭喜也像变了个人,一改曾经的郁郁寡欢,还主动做了康复训练。

  郭春明忍不住跟赵丽说:“能找到李春这样的保姆真是幸运,我现在倒是担心,万一哪天李春走了咋办?”被老伴这么一问,赵丽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把李春跟儿子撮合到一起,是不是一劳永逸?连保姆费都省了!”郭春明眼前一亮。

  第二天,赵丽跟李春开门见山地说:“春儿,你人好心善,你看我家郭喜行不行?要是不嫌弃,我们老两口想让你做我们的儿媳妇。”李春一听这话,想想后说:“我还带个孩子,怕是会给你们家添麻烦。”赵丽接过话头:“孩子还小,你暂时先放在你爹妈那边,等孩子上学了就接过来,我们喜欢小孩。”其实,李春对郭喜印象不错,但自己刚离婚,传到老家对名声不太好,于是提出:“能不能先跟郭喜处一处,一年后,再说这事?”赵丽大喜,立刻表示可以等一年。郭喜早就对李春动了心思,巴不得这事能尽快促成。

  此后,李春和郭喜的关系也突飞猛进。不久后,李春搬进了郭喜的房间。李春也是一个自律的人,细心照顾郭喜,一分钱也不占郭家的。

  2018年5月,李春来郭家即将满一年。却没想到这个时候,李春的丫丫出事了。高烧的丫丫被李春母亲送到市人民医院,确诊为肺动脉高压!

  李春哭着告诉郭喜,肺动脉高压的根治方法就是进行肺移植。但丫丫年龄太小,只能先做保守治疗。郭喜连连安慰说:“没事,没事,还有我呢!”

  “这事轮不到你来管,丫丫有亲爹。”一旁的赵丽急了,她可不想让儿子背上这么沉重的负担。李春哭着说,她已经给前夫黄亮打过电话了,可他一听此事,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关机。赵丽脸色立马沉了下来。她把老伴郭春明拉到房间说:“这事咱家可不能接盘,这孩子要换肺,那要花多少钱呀?”郭春明点点头赞同:“对,这就是个无底洞!他俩坚决不能结婚。”两人统一了立场。

精打算盘,小保姆又被逼回乡
  
  丫丫住院期间,李春每天早上4点钟起床,准备好早餐后,把一天的菜买回家。10点赶到医院照顾女儿。晚上8点她回到郭家,做家务,帮郭喜洗澡按摩,一直忙到12点才睡觉。该她做的事情,一件都没少做。丫丫的医疗费告急,李春想找赵丽预支工资,没想到,赵丽却只给了李春2000元。理由是,丫丫住院期间李春请假5天,每天工作时间只有一半。当天晚上,李春倔强地退回到了保姆的位置上,睡在了客厅。郭喜不依。李春说:“我就是个保姆,做好分内的事情。”

  第二天,郭喜跟爹妈大吵:“你们太过分了,李春以后也是你们儿媳,你们有必要这么吝啬吗?”赵丽按住激动的郭喜,小声说:“儿子呀,你别傻了,我们只想要个儿媳妇,可没想搭上个要换肺的孙女。”父母如此无情,郭喜把他们赶出了卧室。

  但郭喜越是护着李春,为她争辩,郭春明夫妇越对李春不待见,甚至觉得儿子的“不懂事”,都是李春从中挑唆。一天,郭春明有了一个主意:“给儿子换个保姆,比李春更年轻,更漂亮。试试?”赵丽立刻赞同,并四处托人打听,给儿子物色新保姆接盘。

  2018年8月,一名叫黄翠的女孩被赵丽看中了。黄翠25岁,来自浮梁县瑶里乡。赵丽向她说明了郭喜的情况,黄翠表示愿意试试。为了让黄翠尽快上岗,赵丽对李春种种责难和挑剔。郭家赶她走的意图非常明显,李春委屈地收拾行李,决定离开郭家。郭喜不让她走。李春顾忌面子解释说,丫丫身体不好,需要回去照顾一段时间。郭喜只好放行。

  黄翠很快进了郭家。虽然能说会道,但和郭喜相处一段时间后,她就失去了耐心,照顾郭喜也是敷衍了事。一天,郭喜的屁股上生了褥疮,忍不住跟黄翠吵起来:“以前李春每天都会跟我清洗按摩,现在你三天跟我洗一次,长了褥疮还不让我喊?”黄翠嘴巴更厉害:“你这么大个男人,自己不洗,还好意思对我发脾气。我能伺候你就不错了。”郭喜气得把手机朝黄翠扔过去,正好砸在她头上,她捂着头大哭。

  晚上,黄翠气愤地表示:“不干了,立马结账走人!”郭春明夫妇赶快挽留,可黄翠去意已决。原本就对李春念念不忘的郭喜也爆发了,他对父母大喊:“让她滚,你们把李春找回来。”

  黄翠接盘失败,郭春明夫妇赶紧物色新保姆。可他们先后请了三个新保姆。郭喜都不满意。在郭喜眼里,只有李春一个人。无奈之下,赵丽找到李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她无论如何得帮一下郭喜。虽然对郭春明夫妇没有好感,但李春对郭喜还是有感情,李春重新接受了这份工作,回到郭家。看李春回来了,郭喜高兴得像个孩子,郭春明夫妇却高兴不起来,把李春请回来,只是权宜之计。

  晚上,郭喜和李春小别胜新婚,他用手机给李春转了1000元钱,李春不愿意落下口实,不肯收。郭喜不高兴了:“就算我借你的,以后等丫丫病好了还给我。”李春一想也行,写了一张借条给郭喜。此后,郭喜想各种办法塞钱给李春。而郭春明夫妇对李春防得更紧了,家里的所有抽屉都上锁。李春感受到郭春明夫妇的防备,但无奈丫丫治病实在需要钱,只好接受郭喜的好意。三个月的时间,她从郭喜手里借了大约3万块钱。

  一天,赵丽无意中从郭喜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堆欠条,她哭着把欠条拿给丈夫看:“你看你儿子做的好事,这样下去,我们家底都要被掏空啊。”郭春明也气得发抖,把欠条甩到郭喜面前质问他是怎么回事。郭喜说:“这是我借给她的,她会还给我的。”郭春明指着欠条说:“会还给你?她要是跑了,你是哪条腿能追上她?”他们觉得李春在家多待一天都是危险的!当天晚上,李春因为回家看丫丫去了,不在郭家。等她第二天一早回到郭家,她发现自己的行李被放在门口。李春知道自己又被赶走了,她连工资都没有要,提着行李就哭着回家了。

轻贱尊严,善良保姆死于无辜
  
  李春走了,郭春明夫妇松了一口气。郭喜知道后疯了一般,把房间里的东西都砸了,并扬言:“如果你们不找回李春,我就绝食!”郭喜说到做到,滴水不进。看着儿子又变回原来的样子。郭春明夫妇傻眼了。他们连夜合计去把李春请回来。

  赵丽从李春母亲那得知她带着女儿丫丫回乐平老家了。郭春明夫妇只好按照地址赶到乐平。见到李春,赵丽不想示弱,提出如果李春愿意重回郭家,那3万块钱就当他们送给孩子的治疗费了,一笔勾销。但以后约法三章,保姆就是保姆,只能老老实实做家务,等她女儿的病治好了,才能考虑结婚的事情。

  赵丽本以为这3万块钱足以让李春回来。没想到,李春表示,她正在卖乐平的房子,等房子卖出去了,先还钱给郭喜。郭春明夫妇一听傻眼了,立刻态度软下来,说孩子正是花钱的时候,还钱不急,还是先请她回去。但这一次,郭春明夫妇的示弱并没有打动李春,她已经被他们弄得一点尊严都没有。她告诉赵丽,前夫黄亮良心发现,有意复合救女儿。所以,为了女儿,李春决定跟前夫复婚。郭春明夫妇一听这种情况,之前的盛气凌人全无,失败而归。

  郭喜一看李春没有回来,立刻又闹了起来。郭春明甩锅给李春说:“可不是我们不叫她回来,我们甚至答应,只要她愿意回来,三万块都不用还了,但她铁了心要跟前夫复婚,我们也没有办法呀。”郭喜一听,情绪突然失控了,他咆哮起来:“如果不是你们把她赶走,会有今天吗?都是你们造成的!”郭春明反驳:“儿子,你醒醒吧,她跟那个拉黑你的网友一样,都是惦记你的钱,嫌弃你的腿。别想她了。”

  郭喜听完父亲的话,激动的情绪突然低落下来,他不再说话,饭也不吃,早早回了房间。当天晚上,郭喜竟然服用安眠药自杀了。他们赶紧将郭喜送到急救中心,经过一夜抢救,才捡回一条命。

  住院期间,郭喜情绪极其不稳定,喜怒无常,动不动就大闹要找李春。

  2019年1月17日,郭春明夫妇只得再次去找李春,他们彻底放下了傲慢的态度,苦苦哀求李春回到郭家,并答应全力救治丫丫,不仅如此还同意他们随时结婚。其实李春也不是真的要跟前夫复婚,但她在郭家几进几出,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气节全无,还被各种猜忌,她觉得这对夫妇太自私了。

  想到这些,李春咬牙决定,绝不跟他们回郭家!

  见李春态度坚决,赵丽撒起了无赖,她要李春现在立马还他们三万块钱。李春实话实说:钱已经用了,要等房子卖了才有。郭春明夫妇不依不饶:要么现在还钱,要么李春立刻跟他们回家,还钱了才能离开,否则就报警……

  拉扯中,好事的村民跑去找来李春的前夫黄亮,黄亮一进门就看见郭春明夫妇把李春推搡在地,一旁的丫丫坐在地上吓得哇哇大哭。黄亮火冒三丈:“你们城里人也太欺负人了!”郭春明也不甘示弱:“你是谁?凭什么掺和我们的事情?”黄亮表明身份:“我是她老公,怎么不能掺和!”郭春明一听,讽刺道:“老公?呵呵,你这个老公真有本事呀,让你老婆到我

  们家骗钱,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横?回去照照镜子再来!这没你的事儿!”

  黄亮被郭春明这样一激,他操起一根扁担就朝郭春明夫妇抡去。郭春明也火了,他右手抓起一把水果刀,左手将李春拉到身边,把刀架在李春的脖子处,发疯一般对着黄亮大喊:“不要过来。过来我杀死她。”黄亮根本不听,冲上去就抢夺郭春明手里的刀,谁知,郭春明一刀刺过来,黄亮的手血流如注。黄亮也急了眼,两人扭打起来,刀掉到地上。旁边的赵丽捡起刀递给了郭春明。挣脱出来的李春,眼看着郭春明一刀刺向前夫,用身体挡住,结果红了眼的郭春明一刀刺向了李春的胸口,并疯狂地连刺数刀,嘴里喊着:我儿子活不了,你也别想活!连中数刀的李春倒在血泊中……村民火速报警,乐平市公安局礼林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抓获了郭春明夫妇。而李春在送往人民医院后,因失血过多死亡。等待郭春明夫妇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均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做了技术处理。)

  [编后] 这个家给儿子请来的保姆,原本是个“宝”,郭春明夫妇原本带着“善”促婚,却因为保姆女儿患病,触发了郭春明夫妇人性中的“恶”,他们步步为营,步步算计,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不论我们面对怎样的对象,都不应该在对方有用时是个宝,没用时是个草。

  切记:为人处世遵循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要轻贱他人的尊严。□编辑/李明洁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知音创办于1985年1月,地处琴台故地、黄鹤之乡江城武汉。2006年8月,经中宣部同意、新闻出版总署批准,成立国有独资、企业性质的“知音传媒集团”。

阅读排行TOP10

品牌推荐

幸福·婚姻2019年8月第8期幸福·婚姻
2019年8月第8期
恋爱·婚姻·家庭2019年9月第26期恋爱·婚姻·家庭
2019年9月第26期

北京万章盈科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东路126号北京邮政信息大厦  京ICP备16002950号-1  联系方式:010-6341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