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

家庭生活

婚姻情感

知音(上半月)2019年7月第7期

“功臣”现任PK落魄前任:血色黄昏岂能拷问人性?




  2019年3月1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蹊跷的命案:2018年12月,黄明在家中与二婚老伴陆凤闹离婚,争执中,黄明失手将陆凤杀害。

  时年64岁的黄明是上海一家国企的退休老总,三年前,他为了追求陆凤,不惜豪掷重金,给陆凤的儿子装修婚房、操办婚礼……是什么原因让这段黄昏恋血腥收场?随着庭审的进行,真相大白天下,令人扼腕!

退休老总“梅开二度”,幸福婚姻暗藏多少秘密

  黄明是在社区举办的联欢晚会上认识陆凤的。

  那是2016年七夕节,黄明应邀参加社会举办的篝火晚会。看着年轻人围着熊熊的篝火载歌载舞,他仿佛也重回少年。就在他感叹地看着这一切的时候,一个中年女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她穿着一袭月白色的绣花旗袍,安静地坐在角落。当两个人目光相遇,女子大方地朝他颔首。

  黄明鼓起勇气,端着红酒走了过去,坐到了她旁边。邻居老冯看出了他的心思,打趣说:“不如你们合作来个节目吧。”经不住老冯怂恿,两个人合唱了一曲黄梅戏《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一曲终了掌声如潮。晚会结束时,两人互换了联系方式,黄明得知她叫陆凤。

  黄明时年61岁,上海市人,是一位刚退休的国企老总。早年,他和大学同学唐美琳结了婚,养育了一个女儿黄静。十年前,黄静留学澳洲并定居。三年前唐美琳患乳腺癌病逝。黄明过不惯国外的生活,跟女儿在澳洲住了一段时间后又回到上海。他在闵行区有一套120平方米的大房子,妻子去世后,他一直想找个伴儿。这次接触,陆凤给黄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得知陆凤离异单身,黄明对她展开了追求。

  陆凤比黄明小14岁,也是上海人,她皮肤白皙风韵犹存。她告诉黄明,她几年前跟丈夫离了婚,现在和儿子陈晓林生活在一起。为了追求陆凤,黄明使出了浑身解数。得知陆凤为了给儿子买婚房,卖掉了原来的房子,如今正在为装修费发愁,黄明毫不犹豫地借给她20万。他的雪中送炭,令陆凤感激不已。为了保证装修质量,黄明还亲自做起了监工。陈晓林的婚礼上,黄明还给他封了个2万块钱的大红包。

  黄明的付出最终俘获了陆凤的芳心。2017年情人节,黄明和陆凤在闵行区民政局登记结了婚。结婚后,陆凤住进了黄明的大房子。她对黄明体贴入微。黄明有胃病,陆凤悉心给他做可口的饭菜。继子陈晓林夫妇对黄明也孝敬有加,每逢周末都会买了礼品去看望黄明,陪他聊天。女儿黄静回国看望父亲,亲眼看见父亲在陆凤的照料下容光焕发,也放了心。

  黄明每月有一万多元退休金,他精于理财、炒股,赚了一些钱,经济上不成问题。现如今又娶了个比自己年轻不少的贤惠妻子,已是人生赢家。黄明决定,好好地安享晚年。他带着陆凤到全国各地旅游,把陈晓林视若己出。得知陈晓林单位效益不好,黄明就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将他调入自己原来的单位。陆凤和陈晓林感激不已。

  2018年5月5日,黄明63岁生日,陈晓林和妻子前来给黄明祝寿,陆凤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吃饭的时候,陆凤向黄明提出:“儿媳已到了预产期,我打算搬到晓林那儿去住,方便照顾。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地照顾自己。”黄明乐呵呵地说:“我跟你一起去不就行了?”陆凤却推辞:“房子太小,五口人挤在一起不方便。”陈晓林和刘佩佩也附和道:“是啊,黄叔叔,孩子天天哭闹,也影响您休息。您放心,等我们赚了钱买套大房子,您想怎么住都可以。”他们说得在理,黄明也不好再坚持。第二天,陆凤就搬到了儿子家里,每周末才回来与黄明团聚。

  6月中旬,儿媳刘佩佩生下了个7斤重的大胖小子。黄明一高兴,给孙子包了个大红包,隔三岔五地拎着礼品去继子家看望老伴和孙子。

  2018年6月27日,黄明又提着礼物去继子家,刚跨进家门就愣住了,一个陌生男子满怀敌意地看着他,问:“你是谁,来我家干什么?”黄明一头雾水:“什么你的家,你又是谁?”这时,在厨房里忙活的陆凤听见外面的争吵声赶了过来,她分开斗鸡一样的两个男人,满怀歉意地给黄明介绍:“这是我的前夫陈可,他——— 他刚出狱没有去处,只好来投奔儿子。”陆凤犹豫了一下说。前夫?出狱?黄明顿时就蒙了,他质问陆凤:“那你们就打算这样住一起?”陆凤不语。黄明怒不可遏地与她争吵起来,陆凤哭着向黄明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贴心老伴有个落魄前夫,两男争锋狼烟四起

  陆凤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和丈夫陈可同在上海一家事业单位上班。陆凤的父母都是上海某中学的高中老师,家庭优渥,陈可出生于江苏省盐城市下面的农村。当时两人结婚的时候,父母不同意,担心女儿嫁给陈可会吃苦,可是陆凤死活不从,坚持跟陈可结了婚。

  岳父母的反对深深地刺痛了陈可,他发誓要出人头地。儿子陈晓林10岁那年,陈可辞职下了海,贷款跟朋友一起开了家网络公司。很快,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一年后,陈可不但还清了贷款,还在上海闵行区买了套房。既然丈夫能挣钱,陆凤就辞了工作一心一意给儿子陪读。2012年6月,陈晓林上了大学后不久,陈可突然向陆凤提出了离婚,他绝情地对陆凤说,他在外有人了。陆凤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陈可只要了公司,把家里的50万块钱存款和房子给了陆凤。


黄明在接受审讯中

  直至两个月后,陈可被警方抓捕后,陆凤才明白了陈可离婚的真相。原来,急功近利的他为了赚钱,让公司牵涉进了一桩网络诈骗案。陈可自知法网难逃,为了家庭财产,保障妻儿的生活,他编造了出轨的谎言跟陆凤离了婚,房子和存款顺理成章转移到了陆凤的名下。2012年10月,陈可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罚款30万。

  陆凤悲痛万分,发誓要等陈可出狱,陈可拒绝了,只央求她带好儿子。陈可入狱后不久,陆凤的父母也相继去世,陆凤完全失去了依靠。总不能坐吃山空,她硬着头皮去找工作,可是她远离职场多年,与社会完全脱了节,工资高的干不下来,工资低的又放不下架子。几经折腾,日子过得十分艰难。等到陈晓林大学毕业,余下的钱也不多了。陈晓林工作两年后准备结婚,陆凤没办法,只得卖掉了旧房子,凑钱给儿子按揭了套两居室。

  陆凤很想找个依靠,来摆脱生活的困境,就在这时候,她认识了黄明。得知黄明是退休的国企老总,很有经济实力,陆凤心动了。怕引起黄明的不适,陆凤没有说明她跟前夫离婚的真相,更没有告诉他前夫是个服刑犯。而黄明沉浸在春风得意的黄昏恋里,完全没想那么多。

  就在半年前,因为陈可的积极配合,他所牵涉的网络诈骗案主谋落网,陈可获得减刑,于2016年6月提前出狱。出狱后,陈可无处可去,只得投奔儿子。

  得到陈可将提前刑满释放的消息,陆凤和陈晓林都十分意外。恰逢儿媳分娩,陆凤要带孙子,担心撞破后解释不清,所以当黄明提出跟陆凤一起住到继子家时,他们一致反对。每次黄明前来探望陆凤时,陆凤都将陈可支出去躲避。可是后来陈可不干了,他觉得自己是儿子的亲生父亲,干吗要躲着,于是,两人第一次碰面就发生了冲突。

  听了陆凤的解释,黄明的心里才稍稍好受些。午餐时,黄明看着陈可一个劲儿地给陆凤夹菜,他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般难受。毕竟自己才是陆凤的合法丈夫啊!陈可当年为了保全陆凤和儿子宁可坐牢,说不准他们哪一天会旧情复燃。担心夜长梦多,黄明当着大伙儿的面提出了他的意见:他跟陆凤是合法夫妻,既然陆凤要来儿子家带孙子,那么他也要一起搬过来住,陆凤的孙子也是他的孙子。话说到这份上,陆凤母子再也找不到理由拒绝。

  黄明回家打包了生活用品搬到了继子陈晓林的家。没想到,当天为分房间,他和陈可又发生了矛盾。继子陈晓林的家是一套两居室,陈可和陈晓林睡次卧,陆凤带孙子和媳妇睡主卧。黄明这一来就打破了家里的平衡,陈晓林夫妇住主卧,陆凤和黄明住次卧,陈可睡阳台上的简易床。在亲生儿子家却受窝囊气,陈可很是气恼,和黄明争执起来。黄明叫陈晓林评理。陈晓林正处在竞争科长的节骨眼上,需要继父帮忙,于是连忙安慰陈可:“爸,黄叔是咱家的恩人,这房子还是他出钱装修的呢。”听儿子这样说,陈可这才消停下来。这次交锋,黄明在陈晓林的支持下大获全胜,他暗自高兴。为了彻底粉碎陈可对陆凤的幻想,黄明决定乘胜追击,他先用自己的人脉帮助陈晓林当上了科长,并且在家里充分展现自己雄厚的经济实力。儿媳刘佩佩奶水不足,黄明就买野生的甲鱼熬汤,孙子的奶粉清一色的买纯正的进口品牌。

  刘佩佩产假满后上班去了,三个老人侍弄一个孩子,每天吃了早饭,陆凤在家带孙子,黄明和陈可去菜市场买菜。黄明走在前面,陈可低着头跟在后面背包拎菜。在家里黄明高高在上,对陈可指手画脚,陈可包揽了大小活儿,对黄明忍气吞声。黄明的做派深深地刺痛了陆凤,毕竟十几年的夫妻,当年陈可也是为了这个家铤而走险。陆凤背地里对黄明说:“你能不能对陈可尊重点,他毕竟是孩子的亲爸。”黄明对陆凤对前夫的维护不满,越发变本加厉起来。

爱情终究难敌亲情?黄昏恋血腥落幕拷问人性

  黄明的做派引起了全家的不满,不知不觉间,他被众人孤立。这天,黄明伸手去抱孙子,孩子哇哇大哭。可是,陈可一伸手,孩子马上就止住哭声。陈可自豪地说:“我才是孩子的亲爷爷呢。”黄明心里很难受,向妻子抱怨:“论贡献我在家里最大,为何孙子与我不亲呢?”陆凤说:“你整天板着个脸高高在上的样子,哪个敢和你亲近?”黄明在妻子这儿没有得到安慰,也多了个心眼。

  一天,黄明对陆凤说他要去崇明岛看望一位老朋友,半路上他杀了个回马枪。当他推开继子的家门,顿时愣住了——— 陆凤和陈可相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抹眼泪,陆凤正把几张百元大钞往陈可的包里塞。一见黄明,两人都傻眼了,陆凤打破了僵局对黄明说:“老头子,陈可没找到工作,一个大男人包里没有一分钱怪可怜的,我就给他拿了1000块钱零花。”原来,陈可一直找不到工作,整天遭受黄明的排挤。陆凤心疼前夫,给他1000块钱叫他去买套新衣服。陈可坚持不要,两人在沙发上推辞起来,被中途回家的黄明逮个正着。

  自搬到继子家来,黄明包揽了家里的一切开支。陈可白吃白喝就算了,陆凤还背着自己把自己的钱拿给他花,这不是明摆着吃里扒外吗?黄明怒不可遏借题发挥,伸手打了陆凤一巴掌,陆凤的嘴角渗出了鲜血。陈可站起来与黄明对峙,惊吓得孩子哇哇大哭。这时,陈晓林夫妇下班回家,拉开了剑拔弩张的两位老人。陈晓林扶起母亲去医院,陆凤被打掉了两颗牙齿。

  见母亲被打成这样,陈晓林心痛不已。陆凤从医院回来后,他召开了家庭会议,指责继父打人不对。黄明不由大光其火,大骂陈家老老少少都是白眼狼,没良心。儿媳刘佩佩实在听不下去了,她对黄明说:“没有你,我们一家子照样活得好好的。”呛得黄明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久,他缓过神来,拉起陆凤的手说:“这个家实在待不下去了,我们回去吧。”半晌,陆凤决然地说:“黄明,我们全家都受够了,到现在我才发现,我们不是一路人,咱们离婚吧。”如晴天霹雳,黄明要与陆凤讨要说法,却被年轻气盛的陈晓林赶了出去。

  黄明本来就有胃病,这一气胃病加重了,住进了医院。他打电话给陆凤,叫她回来照顾自己,可是陆凤拒绝了。黄明越想越气,他发誓一定要讨个说法。出院后,黄明直奔陈晓林家,可是房门已换了锁。隔着门,黄明苦苦哀求陆凤再给他一次机会,两个人再好好谈一谈,可是陆凤却不肯开门。这时,陈可上前帮腔:“黄明,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和我老婆当年是假离婚,她答应我等我出狱后就复婚。她禁不住你的引诱与你结了婚,现在后悔死了。”黄明气血上涌,险些栽倒。

  黄明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付出这么多竟落得个人财两空,这场感情难道一开始就是一场欺骗?黄明决定要当着陆凤的面问个明白。

  2018年12月27日,黄明给陆凤发短信说他想通了同意离婚。陆凤收到短信,信以为真欣然前往。几天不见,两人都明显地憔悴。黄明再次挽留陆凤,陆凤流着泪道出了她的苦衷:“黄明,我是真心爱你的。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和陈可也有十多年的情分,现在他身无可依,你为何容不下他,苦苦相逼?”

  陆凤的声泪俱下,在黄明眼里这只不过是为了离婚而演的苦情戏。黄明暴跳如雷,他猛推了陆凤一把怒吼道:“离就离,没有你难道我就活不下去了?”陆凤一个踉跄栽倒在地。黄明不管她,冲进卧室把陆凤的衣服抱了出来。当他来到客厅,发现陆凤依然躺在地上,脸色苍白,气若游丝。黄明吓坏了,赶紧打了急救电话。很快,120急救医生赶来,拉走了陆凤进行抢救,可是陆凤因颅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得知噩耗,黄明号啕大哭,随后向闵行区公安局自首。警方经过调查走访并调取了黄明家里的监控,以过失伤害(致人死亡)罪拘捕了黄明。

  黄静得知父亲身陷囹圄,深为自己没有照顾好父亲而自责。她乘机赶回上海探望父亲,经过她的不懈地努力,终于获得陈晓林夫妇的谅解。

  2019年3月1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判处黄明有期徒刑6年,赔偿陆凤家人120万元。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罪犯外均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做了技术处理。) □编辑/王 颖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知音创办于1985年1月,地处琴台故地、黄鹤之乡江城武汉。2006年8月,经中宣部同意、新闻出版总署批准,成立国有独资、企业性质的“知音传媒集团”。

阅读排行TOP10

品牌推荐

恋爱·婚姻·家庭2019年9月第26期恋爱·婚姻·家庭
2019年9月第26期
幸福·婚姻2019年8月第8期幸福·婚姻
2019年8月第8期

北京万章盈科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东路126号北京邮政信息大厦  京ICP备16002950号-1  联系方式:010-6341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