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

家庭生活

婚姻情感

知音(上半月)2019年7月第7期

世界治沙专家爱妻语录:大漠孤烟里你是风儿我是沙



植物学家刘铭庭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专家尊称为“刘红柳”

  刘铭庭,植物学家,世界著名治沙专家。1957年,刘铭庭兰州大学毕业后申请来到被称之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工作,他冒着生命危险在沙漠里进行科学考察,绕塔克拉玛干沙漠行走4万余公里,发现了柽柳属5个新种,并在世界上首次研究出了人工大芸的种植技术。因杰出贡献,刘铭庭荣获联合国、国家省部级大奖28项,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专家尊称为“刘红柳”。

  1995年,为帮助沙区群众致富,已退休的刘铭庭骑着三轮车,带着妻子住进了沙漠。在他的艰辛努力下,沙漠被他征服了,成片的红柳林向沙漠腹地延伸,20余万的沙区人民脱贫致富。他就像一株红柳,守卫造福着沙区的人民。近日笔者采访了刘铭庭和他的家人,见证了一位科学家62年的大漠家国豪情———

山西汉子恋上江南女子,大漠里绽放爱情花

  刘铭庭,1933年出生在山西省万荣县。12岁时,刘铭庭来到西安与父亲一起生活。其父亲是中国第一代司机,解放战争时,他拉着解放军的炮兵奔赴新疆。全国解放后,父亲常年开车往返新疆和西安,每次出车回来都会给他讲新疆的故事,刘铭庭的脑海里从小就对新疆大漠烙下了美好的印象。

  1953年,刘铭庭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兰州大学植物学专业。1956年3月,刘铭庭来到新疆实习,沿途漫天黄沙蔽日,在孔雀河畔,带队的生物系老师张鹏云说:“沙漠已严重威胁到了人民的生活安全,要治理沙漠只有植树造林,然而,世界上只有苏联专家找到了6个抗击风沙的柽柳树属种,中国在这块是个空白……”看着被风沙肆虐的沙漠和细若丝带的孔雀河,刘铭庭立下了“我一定要征服沙漠”的誓言。

  为了能实现这一梦想,毕业前夕,刘铭庭给高教部杨秀峰部长写了封“把自己的青春献给祖国最壮丽的事业,坚决要求到边疆工作”的信。9月,刘铭庭如愿被分到中科院新疆分院工作。当时,和田地区正在组织修建30公里的青年渠。此时,新疆已飘起了大雪,无法从事野外科考工作,刘铭庭就踊跃报名参加义务劳动。刘铭庭谦虚好学,很快,他成了修渠能手,创造了单日铺设60平方米水渠的记录。每二年,修建和田渠时,刘铭庭成了技术骨干并担任副队长,认识了在工地上从事医务工作的储慧芳。

  12月的一天,刘铭庭和施工队伍要在乌鲁木齐河上架一座木桥,刘铭庭率领几个人下到了冰冷刺骨的河里,用肩膀抬起了木头。零下30摄氏度的天气,刘铭庭在河里坚持了二十几分钟,当他爬上岸,双腿已冻成了冰柱,被送进了工地医院。值班的正是储慧芳,她赶紧给刘铭庭治疗。她惊讶地说:“你再晚来十分钟,双腿恐怕就保不住了。”刘铭庭豪情万丈地说:“这点苦算什么,为了建设好新疆我愿奉献我的一切。”储慧芳十分感动。

  20岁的储慧芳是江苏省扬州市人。她毕业于扬州医校,毕业前夕她向学校申请赴疆工作,后分配到新疆卫生厅。相似的经历让两人十分亲近。

  出院后刘铭庭又回到了热火朝天的工地。工地上时常有人负伤流血,储慧芳忙得团团转。刘铭庭就把自己的开水给储慧芳留着,需要人出大力帮忙时,他走在最前面。储慧芳觉得很温暖。工地上每晚要召开工程进度会,会议结束时,储慧芳把自己省下的馍偷偷塞进刘铭庭的包里,说:“算是谢你了。”散会的时候,刘铭庭摸着包里的馍,看着储慧芳消失在荒漠里的背影,心里明白:他们有戏!

  1961年,和田渠竣工了,储慧芳要回卫生厅,刘铭庭也要回研究所。庆功会后他将她约到河渠旁。望着大漠孤烟下的夕阳,他问储慧芳:“你愿与我一道把青春奉献给这无垠的沙海吗?”储慧芳点点头。刘铭庭心里一热,握住了她的手。1962年春节,刘铭庭回到乌鲁木齐科学院,与储慧芳举行了婚礼。2年后,储慧芳调入乌鲁木齐市直属小学,分得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子,两人才有了自己的家。

  1964年3月,气温回升,冰雪开始融化,刘铭庭要奔赴治沙站工作,这一去就是大半年。此时,储慧芳已有了两个月身孕。她是个江南女子,性子却像沙漠上的植物一样刚强。11月16日,储慧芳半夜里发作,她在黑夜里摸索着一步一步走到友谊医院,生下孩子。半个月后,刘铭庭才结束野外科考工作回到家里。作为丈夫,他心里愧疚。他吻着女儿的小脸,对慧芳说:“我们是在修渠的时候相爱的,我们的女儿就叫刘渠华吧。”储慧芳点点头。

风儿和沙的约定,“死亡之海”里无怨相守

  女儿刚满周岁,刘铭庭就离开家奔赴治沙站。站上只有4个人,刘铭庭是站上的负责人。

  治沙站离家有200多公里,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每当起风时,沙尘遮天蔽日,飞石乱走。更可怕的是令人窒息的孤寂,每当夜深人静时,寂寥的大漠静得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一次,刘铭庭回科学院汇报工作,他顺道回了趟家,看着女儿乖巧的样子挪不动腿。储慧芳笑着说:“我如果把你留下来,你将来一定会后悔。你回去吧,我会照顾好女儿。”刘铭庭感动不已。

  从此,刘铭庭把对妻儿的思念埋在心底。每当大家情绪低落想家时,刘铭庭就带领大家大声唱歌,直到精疲力竭才酣然睡去。他发现,人只要疲劳了就不怕孤寂了。于是,他就带领3个同事,玩命地工作:做科学考察,修筑防风堤,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沙漠寻找抗击风沙的新植物……

  一次,刘铭庭和三个科考队员在塔里木沙漠里连续工作了七天,鞋磨破了,中午滚烫的沙子把脚底烙起了血泡,每走两步就得停下,把脚晾一会儿再走。幸好,有几个采集土壤的布袋,刘铭庭指挥大家把布袋子套在脚上,互相搀扶着走出了沙漠。

  经过不懈的努力,他们修建了10公里的防沙堤,种植了20公里的防护林,种上了上百种抗风沙植物,阻止了风沙前进的脚步。刘铭庭还把他发现的第一株“塔克拉玛干柽柳”移植在植物园里,并进行了扦插培育实验。经过反复试验,刘铭庭将产苗量由每亩的5万株提高到了50万株,扦插育苗的亩产量提高到12万株,在全世界遥遥领先。

  1967年6月,刘铭庭的二女儿快要出生了。当地一名村干部劝说他回去陪妻子,刘铭庭想了好几个晚上,最终说:“耽搁了治沙好时机,一连几年的工夫就白费了。”他熬夜给储慧芳写了一封信。

  储慧芳没有埋怨丈夫,她收拾好行囊,腆着大肚子,拉着大女儿刘渠华坐了七天七夜的火车回到江苏泰县娘家。到达娘家的当天晚上,储慧芳生下了二女儿刘卫华。因为长途劳累宫内窒息,小卫华出生时浑身青紫,经过抢救才保住了性命。收到妻子寄来的报平安的信,刘铭庭悲喜交加。

  储慧芳也是个“工作狂”,产假满后,她把两个女儿放在娘家,独自回到新疆。同年,她调到和田机场小学当校医。因为医术好,附近的村民都来找她看病,常常忙得顾不上吃饭。刘铭庭写信嘱咐她要照顾好自己,储慧芳说:“你都成了治沙名人了,我也得上进啊,不能托你后腿。”


刘铭庭和妻子在一起

  1969年,刘铭庭调到条件更艰苦的吐鲁番治沙站。他和同事整天忙着做实验,将红柳大面积应用于荒漠化固林的方法,有时半年才回一趟家。后来,夫妻俩又有了老三刘军和老四刘兵。老四的出生最为惊险。那是1973年8月,刘铭庭正在吐鲁番红旗公社治沙站。这天深夜,储慧芳发作了,学校的王老师叫了辆车颠了40多公里才将她送到自治区第一人民医院。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储慧芳的羊水突然破了,孩子掉在了台阶上。半个月后刘铭庭才赶回来,得知这个细节,他难过得直掉眼泪。储慧芳靠着他的肩膀说:“别难过,我不是好好的吗?结婚的时候我们就约定好了,这一辈子支持你的工作,我不后悔。”

  为了弥补妻儿,冬天沙漠里放假时,刘铭庭就和妻子来到岳父家团聚,这是一家人最幸福的时光,刘铭庭恨不得把亏欠的都补回出来。他包揽了一切家务,干完活儿也不闲着,给孩子们讲沙漠里的故事,用他粗糙的手给孩子们画画。

  1973秋天,刘渠华上二年级了,储慧花把三个孩子接到自己身边,父母心疼女儿,说:“慧芳,你们能不能换个工作?要是刘铭庭不同意,你就回泰县来。”储慧芳摇了摇头:“妈,刘铭庭是风,我是沙,他在哪儿,我就到哪儿。”回新疆后,储慧芳担负起了养育四个孩子的责任。刘铭庭不忍心,接来了在西安生活的母亲,储慧芳才轻松了些。

  有了储慧芳的支持,刘铭庭更忘我地工作,他先后又找到了5种柽柳植物,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1985年,策勒县面临流沙围城的威胁,刘铭庭临危请命,首创了引洪植林的方法,短短三年时间在盐碱地种植100万亩红柳林。联合国治沙专家组来新疆考察,看到盐碱地长满了红柳树惊叹不已。刘铭庭名声大振,被尊称为“刘红柳”。

  后来,刘铭庭培育红柳的方法和引洪植林被联合国环境署在全世界推广,一举获得两项世界级大奖。当孩子们看到爸爸的书房里摆满了一个又一个奖杯,觉得父亲是他们最值得骄傲的人。

老夫聊发少年狂,二进沙漠创造世界奇迹
  
  1993年,刘铭庭退休了,四个子女也长大了。大女儿刘渠华新疆大学毕业后在乌鲁木齐市图书馆工作;二女儿刘卫华秉承父亲的志向从兰州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回到新疆,在一家化工企业上班;老三刘军中专毕业在新疆创业;老四刘兵1991年以自治区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考上了中科大。此时,刘铭庭已经因杰出贡献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可是他一刻也不肯停下来。他搜集整理了自己40年的研究成果,后由兰州大学出版了《中国柽柳属植物研究图文集》。

  1995年,刘铭庭自愿来到塔中沙漠指导绿化,突然接到于田县县委给他寄来的一封信,恳请他去于田帮助沙区人民种植大芸致富。原来,全疆正在努力致富。于田县委领导想到了刘铭庭不仅是治沙能手,而且在1986年首次人工种植出了大芸,因当时市场不成熟,大芸种植技术没能得到推广。

  刘铭庭接到信兴奋不已,当即就赶到于田县县委,拍了胸脯。此时他已经62岁了。储慧芳和儿女们很不理解,纷纷劝阻。儿女说:“你为国家奉献了大半生了,应该好好地安享晚年。”储慧芳这回也不由着他:“你是个科学家,搞科研我支持你,脱贫致富是你干的事儿吗?”可刘铭庭摆了摆手:“做科研是为了什么?最终还不是为了国家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储慧芳和儿女们都摸透了他的性格,他决心做一件事就改变不了,大家只能提醒他要照顾好自己。

  可是刘铭庭向村民们传授大芸种植技术时,沙区人民都不相信一个老头儿能攻克几千年都未曾攻破的难题,能在流沙上人工种植大芸。为了给他们吃颗定心丸,刘铭庭回家搬“救兵”。他拉妻子“下水”,要她和他一道去沙漠里开农场。刘铭庭跟储慧芳磨了好几个星期,储慧芳最终妥协了:“我看啊,你这辈子是离不开沙漠了!”于是,刘铭庭拿出了夫妻俩多年的积蓄,又向儿女们借了些,一共筹了五十万。带着这笔“巨款”,刘铭庭用三轮车拉着家什来到于田县奥依托格拉克乡沙区。


红柳树是刘铭庭的另一个生命伴侣


刘铭庭和妻子

  没有房子,刘铭庭和妻子住进了沙丘下一个废弃的羊圈。在沙漠里最大的威胁是没有水,为了取水,刘铭庭花了3000块钱买了头小毛驴到很远的涝坝去拉水。水里面长满了虫子,每次做饭时,储慧芳都得用纱布过滤好几遍。最难受的是夜晚,不但有蚊虫叮咬,还有狼群在羊圈逡巡。为了让妻子安心睡觉,刘铭庭用木棍抵住羊圈门,他自己每天睡觉的时候棍子不离手,时刻保持警惕。每天天一亮,刘铭庭就唤醒妻子,两人吃罢早饭,带上馍和开水,扛着砍土曼(沙漠上专用的劳动工具)去干活。栽树、种红柳、修水渠。饿了就喝白开水、啃馍,困了就在沙丘上躺一会儿。一个月下来,刘铭庭瘦了12公斤,储慧芳瘦了10公斤。村民们看到刘铭庭把家都安进了沙漠里,对他有了信心,也纷纷参与到劳动中。

  1997年,刘铭庭种下的大芸获得了丰收,卖了个好价钱。这一下子点燃了村民们的积极性,刘铭庭就手把手地给他们免费传授技术,并把自己培育出的大芸种子免费分发给他们。

  1998年,储慧芳60岁生日,刘铭庭回兰州大学参加校友会没来得及赶回来。四个儿女坐了两天两夜的汽车找到母亲的住地。当他们在破旧的羊圈房里找到又黑又瘦的母亲时,禁不住泪如泉涌。老大刘渠华当即不乐意了,要母亲跟她回城里颐养天年。然而,储慧芳拒绝了:“我一辈子跟你爸爸没分开,我愿意陪着他,做他开心的事情。”她没有要孩子们给她买的手机,只留下了电警棍,有了这个,老头子可以睡得踏实点了。

  1999年,刘铭庭又研发出沟渠种植大芸的新技术。他在大漠深处规划修建了一个500亩的农场,还规划了10亩的玫瑰园,他亲自和妻子种下了各色的玫瑰,这玫瑰,是他送给妻子的礼物。老三刘军不放心,也来到农场。他一面照顾年迈的父母,一面学习大芸种植技术。

  在刘铭庭的帮助下,于田县全县沙区老百姓靠种植大芸脱贫致富,每年靠种植大芸纯收入16万至20万元,住上了小洋楼,买了汽车。人们尊敬地称刘铭庭为“大芸之父”。

  2010年,刘铭庭的大芸农场已初具规模。随着红柳大芸在市场的竞争力下降,刘铭庭又研发出人工种植梭梭大芸的技术。每天,刘铭庭和老伴七点起床,在玫瑰园里散会儿步。吃过早饭,两人又和往常一样开始了劳动———刘铭庭骑着三轮车,载着老伴,拉着树苗,去农场“上班”。这时候,他已经77岁高龄了。有的地方去不了三轮车,储慧芳就牵着小毛驴,小毛驴驮着化肥。刘铭庭买了个录音机,一路上播放着新疆民歌:“远方的朋友们/葡萄架下坐一坐/说上几句热情的话/弹起一曲迎宾的歌/再请亲爱的朋友们/看看我们的新生活/白葡萄比不上咱心里甜/我们大家多快乐……”这是属于他们的浪漫。

  2014年,刘铭庭骑着三轮车去公社拉梭梭树苗,在基耕路的陡坡处,路面湿滑翻了车,他一头栽在沙地里。当他把2000株树苗运回农场后才感觉到胸部隐隐作痛。他连夜赶到乌鲁木齐市人民医院看急诊,才发现摔断了七根肋骨。这次意外,刘铭庭住了两个月院,出院后他又回到了农场忙碌。

  四个孩子都忙着自己的工作,但有时间都会从乌鲁木齐乘车辗转到一千多公里外的父亲的农场,陪父母小住几天,和父母一起干活。看大漠的落日,每路过一棵树,刘铭庭就给儿女们讲每棵树的故事,在他和妻子眼里,农场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们的孩子。

  2018年7月,刘渠华和弟弟刘军陪父母登上农场边的沙丘,85岁高龄的刘铭庭依然走路带风,中气十足。他无限感慨地对姐弟俩说,每登上一个沙丘,他都累得直不起腰,但又想着另一个沙丘外的景色,浑身又充满着力量。储慧芳望着如血的落日,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刘铭庭很快就要满90岁了,她想在农场里为老伴儿举办生日宴:“他这一辈子都献给了国家和人民,从来没过一个像样的生日,我想给他好好办一办,咱们一大家子要欢聚一堂。”

  2019年3月,刘铭庭为方便来自欧美的专家和世界各国的新闻媒体采访,和妻子回到了乌鲁木齐的家中,与大女儿仅一街之隔。刘渠华利用休息的时间陪伴父母,帮助父亲整理书稿。刘铭庭打算将人工大芸种植技术写成一本书,用自己的科研成果继续造福人类。接受记者采访时,刘渠华说:“在我们姐弟四人的眼里,我们的父亲母亲是世界上最无私最伟大的人,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 编辑/王 颖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知音创办于1985年1月,地处琴台故地、黄鹤之乡江城武汉。2006年8月,经中宣部同意、新闻出版总署批准,成立国有独资、企业性质的“知音传媒集团”。

阅读排行TOP10

品牌推荐

幸福·婚姻2019年8月第8期幸福·婚姻
2019年8月第8期
恋爱·婚姻·家庭2019年9月第26期恋爱·婚姻·家庭
2019年9月第26期

北京万章盈科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东路126号北京邮政信息大厦  京ICP备16002950号-1  联系方式:010-6341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