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

游戏动漫

游戏动漫

连环画报2019年6月第6期

父亲的海


  何长峰,1 9 6 5年生于黑龙江穆棱市,现居威海。自幼习画,1989年于鲁迅美术学院进修。近年多从事钢笔画、水彩画创作,出版钢笔画集《威海古韵》《威海英式建筑》,明信片《威海画忆》《我的穆棱》等。


1父亲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一辈子靠海吃海。如今他年龄大了,虽然不能下海了,但还是天不亮就起床,帮我打点出海用的装备。其实也是在暗地里检查我是否带有小眼渔网,生怕我伤害了小鱼苗。即使我是跟二叔同船出海,他也仍然不放心。拄着老拐杖蹒跚到海边,见我们远去了才大喊一声:“差不多就行了,小的放生,早点回来!”


2 父亲真的老了,每天送我出海后都要到老船旁坐上一会儿,歇歇脚。有一天,妈妈抱怨地说:“你爸今天早上送你出海后,晌饭了还没回来。他竟然在老船边依偎着阿黄(我家的小狗)睡着了……”我渐渐地理解,这艘陪伴了他近三十年的老船就是父亲的海,是养育了八口之家的海!


3 与二叔结伴是父亲的意思,他一向不放心我单独出海。二叔的经验不差于父亲,是个爱说爱笑的人。一个鱼季下来,就把我摔打成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其实,跟父亲出海的十几年里,我也学了很多的经验。但有父亲这棵大树在,我就有了依靠,稍有危险的活儿都是父亲做的。海的儿女都有大海一样的胸怀,父亲就是我的海!


4 那天我们捕获了两条很大的巴鱼,二叔说要留一条自己吃。平时连一条小鱼都不舍得吃的二叔,今天这是怎么了?晚上婶子做好了鱼,二叔喝了口酒,跟我说:“你雇个打下手的吧,我的身体撑不住了。”我愣住了!二叔接着说:“你爸让我带带你,也是没办法。本来我的腰椎好了许多,这回又不行了。好在把你带出来了,我也放心了。”我哽咽了……


5 不知何时起,渔民们有了个约定成俗的规矩:每每到老渔民的忌日或开海时,都要到船冢或海边祭奠一下,摆上酒菜,焚香烧纸,以示哀思并祈祷先辈们保佑子孙的平安。父亲走后,家里的阿黄几乎每天都要到老船旁待上一会儿。在阿黄的心里,父亲也是它的海吧!


6 王哥是我家的邻居,长我四岁,英俊魁梧,是个很有经验的船长。小渔船在海上作业,风险是很大的。在可视距离内能有个人关注自己,无疑底气会更足一些。在我与王哥结伴的时间里,家人也放心了许多。


7 随着天气渐冷,鱼群也慢慢地游向了深海。那天我们的渔船走得远了一些,又赶上了风浪。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别人家的船早早都靠岸了,王嫂和岚子仍看不见我们的船影,二人的焦急溢于言表。虽然这样的事情也是常有的,但家人们还是无法控制这份牵挂之情。


8 在海上与风浪打拼一天的苦楚,到了靠岸的一刻全都被岚子的微笑给暖化了。这时我已经不在乎有多少收获了,看见妻儿已经万事足矣!如今政府每年都投放大量的鱼苗补充海洋的资源,休渔期的设定也让海洋资源在休养生息中丰富起来。再加上繁荣的鱼市,渔民的工作虽然有些辛苦,但日子过得很富足、很快乐。

创作体会

《父亲的海》创作谈

何长峰

  2000年,我从黑土地移居威海后,便与大海结了缘,近二十年的写生创作也多与渔民文化有关。通过一次深海垂钓的机会,我结识了一位朴实的渔民。交谈中对渔民的生活状态愈发感兴趣,遂产生了创作一套描绘渔民生活的连环画的欲望,于是带上相机出海体验渔民的生活。第一次乘坐小船深海捕捞,我因为晕船吐得翻江倒海,几乎无功而返,于是只好守在岸边寻找题材。从出海到靠岸再到市场,一点儿一点儿了解渔民的辛苦与快乐。

  听渔民爷爷讲,他小时候与父亲出海的经历。因为当时条件差,渔船很破,也没有现在这么准确的天气预报,全凭经验来判断天气、风向和风力,经常发生海难。现在国家的政策好了,生活富裕了,渔船变大了,科技设备也配齐了,安全多了。

  自从创作这套作品后,我开始关心国家的渔业政策。现在为了维持海洋的后续发展力,每年的休渔期延长了一个月,同时国家投入很多资金,投放大量的鱼苗并进行科学管理。渔民的日子越过越轻松,老百姓菜篮子里的渔获更加丰富,“国富民强”这几个字在人们心里也越来越清晰了。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连环画报,一种刊登连环画的期刊,创刊于1951年,从1999年1月起,在新组建的中国美术出版总社主办下,由原人民美术出版社主办的《连环画报》和由原中国连环画出版社主办的《中国连环画》两本月刊,合刊为新版的《连环画报》,以焕然一新的面貌呈现在读者面前;连环画报以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和高雅的文化品位,为新中国成长起来的几代人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扶植和造就了众多连环画艺术家。

阅读排行TOP10

北京万章盈科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东路126号北京邮政信息大厦  京ICP备16002950号-1  联系方式:010-6341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