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

新闻人物

时事新闻

瞭望东方周刊2018年2月第7期

东南亚 :中国互联网金融的下一站


  印尼谷歌应用商店排名前十的金融类App 有4个是中国公司开发的,排名前二十的有10个来自中国

  如今,墨腾创投创始人李江玕几乎每天都要上印度尼西亚的手机应用商店看一看。

  “这个排名一直在变化,像今天,印尼谷歌应用商店排名前十的金融类App 有4个是中国公司开发的,排名前二十的有10个来自中国。”2018年1月30日,李江玕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

  李江玕常年旅居东南亚。从2017年开始,他发现陆续有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进入东南亚市场,“这股劲头一直延续到现在,2018年更是有增无减。”

  新加坡、印尼、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柬埔寨……这些在许多中国人眼里仅仅是旅游目的地的国家,已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正在开拓的一片蓝海市场。

  “东南亚的确是一片新兴互联网热土。我们从中国来到东南亚,实际上是将中国经验和技术带给他们,让他们少走弯路,让普惠金融更好地服务于更多的人。”蚂蚁金服东南亚负责人张大勇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全球增速最快的互联网市场”

  谷歌和淡马锡联合发布的《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2016》测算,到2020年,东南亚的网民总数将达到4.8亿,其中印尼互联网用户每年增长19%,是“全球增速最快的互联网市场”。

  “最近三年,东南亚的移动互联网越来越便利,通信费用、手机费用都大幅度降低,导致很多人直接跳过了PC阶段,进入到移动互联网阶段,这为普惠金融的发展提供了基础条件。”张大勇告诉本刊记者。

  除此之外,东南亚各国的金融市场和服务可发展的空间也十分巨大。

  咨询机构Solidiance在2017年10月发布的《印度尼西亚银行业数字发展白皮书》显示,印尼只有36%的人口在正规金融机构登记,约1.5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信用卡渗透率更是低至4.5%。

  而在中国,大约每3人就有一张信用卡,每人平均持有银行卡近4张。

  这种对比,很容易让人想起以往拿中国和欧美发达国家作比较的情形:彼时,中国小微金融不发达,信用卡渗透率不及欧美;如今,中国似乎直接跳过了信用卡阶段,迈向移动金融阶段。
  
  咨询机构毕马威2017年11月发布的《第二期亚太地区网络替代金融行业报告》指出,2016年东南亚的互联网金融市场总量为2.1594亿美元,较上一年增幅达363%,印尼互联网金融市场总量仅为3535万美元,但增幅却高达1462%。

  这一串串数字,既说明了中国互联网金融迅猛发展的成绩,又让敏感的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坚信:东南亚是一片巨大的蓝海市场。

  将中国经验复制到东南亚市场,也调高了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出海”东南亚的期望。李江玕观察到,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中央公园附近已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后者甚至呈现出“抱团集中”的趋势。

巨头率先布局

  张大勇还记得,早在2014年,作为金融科技企业的蚂蚁金服刚开始拓展东南亚市场时,3名工作人员拎着包,租张桌子就去了。

  张大勇告诉本刊记者,蚂蚁金服在东南亚市场的业务布局,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最早做的支付宝运营团队,去东南亚各国与收单机构、商户等展开支付方面的合作,为了方便中国人在国外消费;二是为电商平台Lazada提供支付定制化服务,包括产品、技术等一系列的支付解决方案;三是本地钱包业务。”

  于是,蚂蚁金服的工作人员从最初的3名商务人员,发展到向几乎每个东南亚国家各派遣2名运营人员,再到一个新加坡百人团队的成型,规模一直在不断壮大。

  截至目前,大部分东南亚国家都有商户接入支付宝扫码付;Lazada成为东南亚最大电商平台之一,其旗下的支付平台helloPay和蚂蚁金服展开技术合作;蚂蚁金服分享技术和经验支持当地合作伙伴开发的“本地钱包”也已在泰国、菲律宾、印尼和马来西亚开展业务。

  对于蚂蚁金服这样体量的金融科技企业来说,有足够的资本与顶级东南亚机构合作,强强联合是一种必然。而对于东南亚当地机构来说,能获得更成熟的技术和有经验的观念,正是他们所缺的。

  合作是一种双赢。

  而对于中小型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言,有时候合作是一种必须。

  在魏伟看来,一家外国公司进入东南亚做金融业务,用户很容易对其风险把控能力没有信心,但如果和当地知名、有信任度的公司合作,用户接受度就会更高。

  “香港富卫集团(FWD)有保险牌照,并且在东南亚8个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增加了当地用户对我们的信任。无论是牌照还是政府、市场资源,携手境外企业都能更快地降成本并实现本地化,因此是性价比最优的方式。”魏伟说。

从新加坡起步

  事实上,不少互联网金融公司,都选择了新加坡作为出海东南亚的首站。

  2017年,陆金所在新加坡设立首个国际总部——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所(新加坡)有限公司;宜信旗下的“宜信财富”在新加坡设立办公室,负责全球房地产金融投资业务;PINTEC品钛集团在新加坡成立第一家合资金融科技公司PIVOT。

  “国内的金融科技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处于领先地位,东南亚目前市场较空白,我们的核心技术框架已经在国内搭建成熟,并且智能投顾业务出海成本较低,能迅速展开业务铺设及落地应用。”PINTEC品钛集团CEO魏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他看来,有一方面原因也在于,新加坡是亚洲极其重要的金融门户,当地居民更容易接受,利于业务的开展。

  李江玕则观察到,新加坡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更为开放,并且设置了“监管沙盒”,给互联网金融公司一定的试错空间,对后者而言既是政策红利,也降低了风险。

  “比如代币,有些国家将其定义为证券,那么必定要严格监管,而在新加坡,代币不被定义为证券,所以监管相对比较宽松,因此吸引了很多国内的区块链公司前往。”李江玕说,明确的监管措施,实质上与新加坡政府鼓励金融创新的政策是一脉相承的。

  李江玕感觉到,互联网金融公司在东南亚的发展态势,与近年来国内行业的发展情况如出一辙。

  “中国金融科技经历了野蛮生长到有序稳健发展的过程,而海外市场也有这样的趋势。‘出海’的金融科技企业,更应该结合当地市场实际,满足市场的需求,创造长期价值,共享共赢。”魏伟说。

  在魏伟看来,一家外国公司进入东南亚做金融业务,用户很容易对其风险把控能力没有信心,但如果和当地知名、有信任度的公司合作,用户接受度就会更高。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瞭望东方周刊》由新华社主管,瞭望周刊社主办,瞭望东方传媒有限公司出品,于2003年11月18日在上海创刊,是一本为近20年里新崛起的读者群所创办的大型综合类新闻周刊。

过往期刊更多过刊..

瞭望东方周刊瞭望东方周刊
2018年6月第21期
瞭望东方周刊瞭望东方周刊
2018年5月第20期
瞭望东方周刊瞭望东方周刊
2018年5月第19期
瞭望东方周刊瞭望东方周刊
2018年5月第18期
瞭望东方周刊瞭望东方周刊
2018年5月第17期
瞭望东方周刊瞭望东方周刊
2018年4月第16期
瞭望东方周刊瞭望东方周刊
2018年4月第15期

阅读排行TOP10

品牌推荐

北京观察2018年5月第5期北京观察
2018年5月第5期
中国传媒科技2018年4月第4期中国传媒科技
2018年4月第4期
中国民族2018年6月第6期中国民族
2018年6月第6期
决策2012年12月第6期决策
2012年12月第6期
壹读2015年1月第1期壹读
2015年1月第1期
国外理论动态2018年5月第5期国外理论动态
2018年5月第5期

北京万章盈科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莲花池东路126号北京邮政信息大厦  京ICP备16002950号-1  联系方式:010-63419524